咨询详细 丨 智慧家长
首页 > 家长提问 > 您搜索的“ ” > 亲子关系 > 余光中:关于女儿,我有四个假想敌
余光中:关于女儿,我有四个假想敌

  突然听到余光中先生去世的消息,我愣住了。就是那个又写诗又写散文的余光中吗?他的《乡愁》是我的童年记忆啊。

  读书时看过他的不少散文,知道他一生漂泊,从大陆到台湾,求学于美国,任教于香港,最终落脚在台湾高雄的西子湾畔。

  他和妻子也相爱了半辈子,曾经写过这样的经典句子:“家是讲情的地方,不是讲理的地方,夫妻相处是靠妥协。婚姻是一种妥协的艺术,是一对一的民主,一加一的自由。”

  余光中有四个女儿,一直都旅居在外。新闻报道说,他本来以为只是天气多变、气温偏低,到医院检查后决定住院静养。

  没想到疑似有些小中风,肺部感染、转进加护病房,女儿们纷纷从国外赶回来,没想到才相聚1天,这位89岁的老人,就走了。

  他也曾经是一个舍不得女儿出嫁的父亲,是一个会和未来女婿吃醋的父亲,是一个有点害怕空巢的父亲……

  今天把他的一篇文章分享给大家,一起缅怀这位文坛巨星吧。

  我能够想象,人生的两大寂寞:一是退休之日,一是最小的孩子终于也结婚之后。余宅的四个小女孩在假想敌环伺之下,已变成了四个小妇人。

  二女幼珊在港参加侨生联考,以第一志愿考入台大外文系。听到这消息,我松了一口气,从此不必担心四个女儿通通嫁给广东男孩了。

  1

  我对广东男孩,当然并无偏见,在港六年,我班上也有好些可爱的广东少年,颇讨老师的欢心,但是要我把四个女儿全都让那些“靓仔”掳掠了去,却舍不得。

  父亲和男友,先天上就有矛盾。

  对父亲来说,世界上没有东西比稚龄的女儿更完美的了,唯一的缺点就是会长大。

  一任时光催迫,日月轮转,我再揉眼时,四个女儿都已依次长大,昔日的童话之门砰地一关,再也回不去了。

  冥冥之中,我感到有四个“少男”正偷偷袭来,像所有的坏男孩那样,目光灼灼,心存不轨,只等时机一到,便会站到亮处,装出伪善的笑容,叫我岳父。

  我当然不会应他。哪有这么容易的事!我像一棵果树,天长地久在这里立了多年。风霜雨露,样样有份,换来果实累累,不胜负荷。

  而你,偶尔过路的小子,竟然一伸手就来摘果子,活该蟠地的树根绊你一跤!

  而最可恼的,却是树上的果子,竟有自动落入行人手中的样子。当初我自己结婚,不也是有一位少女开门揖盗吗?“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”,说得真是不错。

  不过彼一时也,此一时也。

  我的四个假想敌,不论是高是矮,是胖是瘦,是学医还是学文,迟早会从我疑惧的迷雾里现出原形,走上前来,把他的情人,也就是我的女儿,从此领去。

  这一批形迹可疑的假想敌,究竟是哪年哪月开始入侵厦门街余宅的,已经不可考了。

  只知道敌方的炮火,起先是瞄准我家的信箱,那些歪歪斜斜的笔迹,久了也能猜个七分;继而是集中在我家的电话。

  “落弹点”就在我书桌的背后,我的文苑就是他们的沙场,一夜之间,总有十几次脑震荡。于是假想敌真的闯进了城来,成了有血有肉的真敌人。

  2

  真敌人是看得出来的。

  在某一女儿的接应之下,他占领了沙发的一角,从此两人呢喃细语。万一敌人留下来吃饭,那空气就更为紧张,好像摆好姿势,面对照相机一般。

  平时鸭塘一般的餐桌,四姐妹这时像在演哑剧,连筷子和调羹都似乎得到了消息,忽然小心翼翼起来。

  明知这僭越的小子未必就是真命女婿,心里却不由自主升起一股淡淡的敌意。也明知女儿正如将熟之瓜,终有一天会蒂落而去,却希望不是随眼前这自负的小子。

  我能够想象,人生的两大寂寞:一是退休之日,一是最小的孩子终于也结婚之后。余宅的四个小女孩在假想敌环伺之下,已变成了四个小妇人。

  若问我择婿有何条件,一时倒恐怕答不上来。

  沉吟半晌,我也许会说:

  “这件事情,上有月下老人的婚姻谱,谁也不能篡改,下有两个海誓山盟的情人,‘二人同心,其利断金’,我凭什么要逆天拂人,梗在中间?倒不如故示慷慨,伪作轻松,博一个开明父亲的美名,到时候带颗私章,去做主婚人就是了。”

返回列表 重新咨询 咨询专家

关于我们加入我们法律声明意见反馈

© 2016 智慧家长 版权所有  冀ICP备14008992号-2  技术支持:燕赵互联

关注我们: